VIP

陈仲信——仲信水产:亲力亲为 全力打造龟养殖王国

2018年03月06日 09:09:00来源:《台商》杂志出版社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食龟的先例,龟不仅仅是鲜美名贵的高级营养品,而且药用价值非常高。近年来,龟的饲养蓬勃发展,不断升温,多家养殖户都实现了产业化的养殖。珠海仲信龟养殖专业合作社(也称珠海永嘉水产品养殖场,以下简称“永嘉”)就是其中的一家,该养殖场位于珠海市斗门区,有广阔的养殖面积,实现了大规模的龟的养殖。

  在永嘉养殖场里,大大小小的龟密密麻麻,极其壮观。谈到规模的问题,陈仲信反复强调“名列前茅”这个词,纠正记者称其全球第一的说法,并笑称自己的规模排在第二,只不过第一还没出世。

  【从药材生意到龟鳖养殖】

  许多台商大概都有这样的规律,自己从事的往往并非自己第一次所从事的行业,而且大部分都是转型升级的结果。对于龟养殖行业来说,同样也存在转型升级。陈仲信一开始并非从事龟养殖行业,在来大陆之前,陈仲信做着中药材的生意,后来到东南亚等地做龟板和龟壳的生意。1990年代,大陆对甲鱼(又名鳖)的消费开始慢慢地热络起来,陈仲信看到这个市场的前景,觉得这是个会比中药材更好卖的方向。于是1991年,他来到福建,开始从事甲鱼苗的生意,由于当时大陆农民争相养殖甲鱼,但苗数量很少,他就从台湾引进甲鱼苗来大陆,卖给大陆的养殖户。

  刚开始的时候,甲鱼的价格一斤卖两三百元(人民币,下同),苗种卖三十几元,老百姓养一塘甲鱼能赚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然而到1993、1994年,福建多地养殖户经商养殖不尽理想,存活率都不好,已经没有多少人要苗了,因此必须要开拓另外的市场。由于广东临近福建,同时气候各方面条件都相类似,加上广东慢慢的有农民养殖甲鱼,陈仲信就将生意转移到广东顺德。

  广东的甲鱼养殖产业逐渐发展,产量比福建还大,1995、1996年成为了最蓬勃发展的时期。陈仲信介绍,“两地的养殖方式不一样,福建是喂鱼,而广东的养殖户则主动求变,去配合饲料厂商做成一个全钾式饲料,慢慢从喂饲料加一些鱼,变成全部是饲料养殖而不再喂鱼。尽管两种方式成本都差不多,但喂饲料省人工,而且养起来的甲鱼毛病就比较少。”

  在大陆鼓励企业转型升级的政策推动下,2003年陈仲信将企业再次搬迁,搬到了现在所在地珠海市斗门区,也开始慢慢转型,减少甲鱼的养殖,逐渐过渡到龟的养殖,直至全部升级养龟及培育龟苗。养龟的品种以中华花龟为主,还有如巴西龟、黄喉拟水龟、黄缘闭合龟等其他品种,而且这些品种基本上都是从台湾引进到大陆来的,现在永嘉主要靠自给自足,自己生产龟苗。同时年产量一年一年提高,2013年销售量达180多万只,2014年有240多万只的销售量,龟苗产量世界最大。

  【积极探索养龟之道 摸着石头过河】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养龟的道路上,陈仲信甚至连领进门的师傅都没有,完全是靠自己一个人在“修行”,台湾养龟的方式属于比较传统落后的方式,并不值得借鉴,因此,陈仲信开始技术上的升级,自己探索高效养龟的方法。陈仲信介绍,一般情况下,在冬天过后气温达到23、24℃左右的时候,龟就陆陆续续的上岸来生蛋,这些蛋将被挖出来进行人工孵化。事在人为,人工孵化需要极强的责任心,一旦照顾不好,孵化就会失败。

  龟蛋以及龟苗都是从台湾引进的,在大陆几乎没有人懂龟的孵化。对于正确孵化的方式,陈仲信也进行了无数次的探索与失败。第一次用的是沙孵化,但是结果是十万只蛋只孵出了四只苗。陈仲信了解到,当时全世界只有美国有龟苗进到中国大陆,美国拥有比较好的孵化方式。知道这个信息之后,陈仲信安排自己的弟弟去美国学习。学习美国用洗蛋的方式真空孵化,孵化的情况比先前好很多,成功率达到四成多,但是洗蛋的方式很浪费人工,跟现在孵化需要的人工多一倍还不止。这种方式采用几年就放弃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仲信在南瓜地农那儿发现到,有一种材料既可以透气又可以保湿,非常适合龟蛋的孵化。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良研究,陈仲信研发出了一种新的孵化材料——蛭石。

  这种方式试验了大约有两年,最后的孵化成功率很高。谈到这项发明时,陈仲信说,“尽管是发明,但是并没有专利,而且我还把这个技术传给了其他养殖户,因为这个传出去之后大家就不会走很多冤枉路。我没有想要独揽这个技术,也没有想要靠这个发多少财,只要大家一起把龟养好就行了。”除了孵化的方式,陈仲信还积极着手探索别的技术,比如挖蛋和捡蛋的方式,他也曾邀请技术人员一起尝试研究过用机器代替人工挖蛋和捡蛋,但是,这种想法目前并没有实现,现在所采用的挖蛋方式还是传统的人工挖蛋。

  【促进行业协会探讨交流 带动养殖户发财致富】

  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所面临的难处,而对于养殖户来说,养龟可能比种植蔬菜、水果类的要更难,因为养龟更讲究,是个生命体,养殖的时间又长,需要养殖户胆大而心细。陈仲信除了自己的养殖场老板的身份外,还是广东省龟鳖协会、中山市龟鳖协会、顺德龟鳖协会的副会长,他还参与了数十个民间团体、行业协会、农业组织等,积极交流与探讨行业难题,在龟养殖行业上给予养殖户们许多有用的信息和技术支持。

  陈仲信曾在龟鳖协会与大家交流时表示,自己20年前刚踏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台湾养殖业的状况跟现在并没有差别,养殖技术20年间并没有实质性的进步,但大陆的龟养殖技术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了。“现在台湾的甲鱼苗、鳖蛋过来大陆,我跟台湾的老百姓讲,如果大陆的养殖方式跟台湾一样,你们养出来的这些蛋、这些苗卖给谁?因为十个人里面三个赚钱,七个亏本,大陆的农民买回去养亏本,谁还养啊?为什么大陆已经转变那么好的技术你们还不想跟进不想改变?台湾的老百姓知道自己亏钱,但没有人试图改变,试图学习大陆,因为没有别人先踏出成功之路来。”

  当然,大家都知道,台湾的精致农业是做得很好的。但陈仲信认为,台湾的精致农业虽然受到公认,是小面积范围可以,大面积种植的话就难搞定,十亩可能搞的定,一百亩、两百亩就很难了。如果没有办法跟到位的话,只有失败。台湾的精致农业就是小而精,小细节可以影响大环境,如果一个环节没有做好的话,可能就影响它的生物链。

  另外,永嘉作为行业里最大的龙头,也发挥了带头的作用。和永嘉合作的客户不仅仅来自广东本地,而且还有江浙一带。陈仲信也培养了很多老板出来,合作的养殖户基本上是一个带一个。在龟养殖产业链条上有个很奇特的地域现象——龟苗主要在广东这边孵化,商品龟却基本上在江苏、浙江养殖,而终端餐桌上的消费却又返回到了珠三角。由于牵扯到资金链的问题,怕农民会拖账,所以陈仲信在当地找一个代理销售,这样就间接避开了跟当地的农民打交道。“现在江浙有五个区域代理商,江浙一带一年打交道一趟,客户群太多的话,没办法跟进得到。那边的技术都非常成熟了,而我是养种龟技术好、世界一流,但养商品龟技术反而还跟不上他们。”

  逐渐进入这个行业当中来的养殖户,陈仲信都表示愿意带领他们,教给他们一些养殖的经验。陈仲信说,自己养龟最大的收获就在于,让和自己合作的养殖户都赚到了大钱。“我的场量大而且销售又好,跟我合作的养殖户他们赚到钱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手握两大王牌 以龟养老】

  可能对于每一个企业来说,自己的优势和特长才是生存之道,掌握核心的业务才有立足之本。目前市场上出售最多、养殖场养殖最多的当是草龟、巴西龟了。然而,在永嘉养殖场里,一百多万的草龟并不足以成为它整个养殖收益的来源。陈仲信还备有秘密武器——黄喉拟水龟和黄缘闭合龟。

  说是秘密武器是因为这两种龟挣到的钱最多,尤其是黄喉拟水龟,利润相对比较高。300亩的草龟养殖区域的经济效益还不及这种龟产生的效益。养殖这种龟只用一个人工而已,可能只用半天时间甚至一两个小时,陈仲信说,黄喉拟水龟现在有3万的数额,大概一个卖两百块,这样总额就达600万了。而养殖场大概有180万只的龟苗,行情价平均三块钱的话还不如这一种龟所创造的效益。如果是四块钱的话就差不多可以持平,但是这180万需要动用二十几个人工。

  通常来讲,物以稀为贵,黄缘闭合龟的产能低,一年只产五六百只而已,一只龟苗就可以卖1500元,但是这种龟比较难养,它主要价值是供观赏,而且后市很被看好。同时陈仲信也鼓励其他的养殖户养这种龟。草龟、巴西龟一年可以生三四十个蛋,但黄河拟水龟只生十几个,而黄缘闭合龟就更少,只生五六个。因此这种龟的产量并没有办法扩大。

  而在台湾,黄缘闭合龟是保育的,政府不允许养殖。但是殊不知,陈仲信已经在大陆占了半边天,不过他希望政策能放松,因为台湾保育这种龟,把母种留在台湾,并不能在台湾有更好的发展。“我现在养的是属于第一代,苗是在大陆卖的,但我希望它能在台湾发展壮大,也希望台湾的政策能够放开一些。这一切都还在努力当中。”

  目前,大陆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如何养老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古有养儿防老的说法,而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指望儿子养老爸则是比较难了。对于未来的规划,陈仲信说,等到自己年纪大一点,他会把这两张“王牌”作为自己养老的资本。

  【“力不到不为财 ” 凡事必亲力亲为】

  作为一家企业的老板,通常需要雇佣员工组建管理层,使企业事务的处理更有效率,从而让企业正常有序地进行运转。对于大多数台商来说,凡是有企业的,都必有自己的管理层以及职能部门。然而,在永嘉养殖场,只有员工和老板。因此,作为永嘉的唯一负责人,陈仲信既是老板又是员工,凡是涉及到养殖场的事务,他都亲自参与。

  陈仲信说,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大概半年没有出过大门口,养殖场的事情每天接踵而至,干完一件又一件。在此之前,由于自己缺乏技术,陈仲信请过一个技术员,想自己好好当个老板,但是请的技术员技术一直不是很理想,龟的成活率不断在下降,活龟数量也一直在减少,这一度引起了他的怀疑。“以前搞养殖的时候不是这么搞的,怎么现在又要搞这个又要搞那个的,我就想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很危险的。然后我说第二天盘点,全部清账。那位技术员听我讲完之后,当天晚饭后还没事,找过我说没钱买香烟了,我拿五百块给他用,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连人都不见了。”这就是陈仲信为什么半年不出门的原因,一切从头来过,只有靠自己。不懂就到处问到处学应该怎么养,就这样他逼着自己学。“如果没有那件事情的话,我是不懂养商品龟的,只会孵化种龟。我商品养殖可能还没有60分的成绩,商品龟只养了两年而已。”陈仲信指着厂门口现空置的两百多亩池塘说,“养商品龟最多的那两年,晚上都不睡觉的,四个人共同值夜班,但养到最后亏的钱更多,就只有叫停。”

  尽管管理起来会很累,但陈仲信坚持每件事都亲力亲为,特别是将自己养殖场做大了,工作就更加的繁而多。他把工作做一个段落,假如有事情要出门一两天,他会把这两天所要做的工作,全部浓缩,等回来后再继续操作。“我最主要的是要巡视,到现在我依然改变不了我自己的习惯,这样也会很累。农村的员工没有经过一些纪律性的教育,有时也可能是听不懂。再者,养殖业占地面积比较大,走一圈下来也得花半天;不像工厂,一个厂房一两千个平方甚至几千个平方,流水线作业,只要没有机器故障等问题,看看进度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陈仲信认为,做养殖业没有办法做到规范化管理,再怎么规范化只有将心比心,“力不到不为财”,包括打工也好,都是一样,除非自己当老板,但即使自己当老板也要用心,这关系到企业的存亡,不能等垮掉了才知道自己原来应该用心去做。

  不过,在龟的养殖上,陈仲信并非没日没夜地干,他已经将业务范围缩小到只做种龟的业务,生产龟苗,而不再进行商品龟的养殖。这将意味着忙碌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过了忙碌期便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了。“我没有养商品龟,但是如果养商品龟一年365天是没有一天可以休息的,我并不想自己那么累。养商品龟的话就没有机会到处去走动了,因为养商品龟有很多小细节,我跟工人讲的,他们左耳进右耳出,他只会跟你讲忘记了,就算跟了很久的人也是一样做不好,所以根本走不开。”

  一旦过忙碌期,所有忙的事情做完了,陈仲信就基本不管养殖场里面的事情,就开始到处游玩了。他坦言,自己依然坚持亲力亲为的作风,假如自己没有办法进行亲自管理的时候,他也就不再养殖了。

  (选自《追求卓越——大陆台资企业行业楷模》出版时间2015年3月)

[责任编辑:雍紫薇]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