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叶春荣 ——岳丰科技:争做行业第一 不惧牺牲

2017年11月02日 11:15:00来源:《台商》杂志出版社

  作为亚洲最大的网络布线及3C电源线产品的制造商之一、该行业的领航者,叶春荣率领的集团已经拥有了在国际上引以为傲的市场占有率和市值。叶春荣说,“在生产制造网络布线及电线领域,你要站得高,就要付出很多代价,即‘争做行业第一’就要‘不惧牺牲’。”

  【专业“跑得快”】

  在网络线缆领域,国际上一直采用“类”来表示速度的快慢。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网络线缆的传播速度也在“跳跃式”地提高:从最早期的“三类线”,传输频率为16MHz;到“五类线”,传输频率为100MHz;再到“七类线”(传输频率为600MHz)。可不管这网络线缆技术发展有多快,叶春荣不仅能跟得上“脚步”,还能“赶超”。

  “在1992年前后,大家才开始研发五类线。那个时候的国际展览显示,全世界能生产出五类线且通过了UL国际认证的厂商只有8家。为什么会这么少呢?因为当时全世界卖能生产这个五类线设备的只有2家。可我们并没有买这两家任何一家的设备,我们也生产出符合国际标准的五类线。所以他们就奇怪了,当我们去参展时,那两家卖生产五类线设备的总裁都亲自出来接待。”叶春荣说,“由于线缆里面的主要材料是铜,铜的『真圆度』及『绞技』如何直接影响着线缆的电阻的大小,也即是会影响到传播速度。此外,这线缆越长电阻也就越大。总之,按照当初的技术,线缆能达到300米而传播速度还不会衰减的很难。而我们就是在国际上第一个能卖一箱长度为300米(规格为1000比特)的厂家。”

  虽然早已在国际上取得了领先地位,但叶春荣及其研发队伍不骄不躁,永远“只向前看”。”6类线取得欧洲3P认证的,我们也是第一个。7类线,造线在全世界及格的不到5家,我们是其中一家。现在我们已经在研发8类线了。”

  【投入“舍得”】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叶春荣为在行业上长期处于领先地位,比别人付出的代价多得多。

  这代价首先就表现在设备投入上,“十七、八年前的瑞典产的一台检验设备要60几万美金,东南亚就只有我们一家买了。但结果我们没买多久,又有高级的出来,又要买更高级的了。”以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我们现在拥有的设备中,绞线一套设备(复合绞机)价值2000多万新台币,还有压出的那一套设备(英文名为MAILLEFER SA)价值1亿多新台币,全世界最贵的设备都会第一个到我工厂里来。还比如那氮气发泡,那么薄要发泡两层,全东南亚就我们一台,也要1亿多新台币。”叶春荣说,“同业都笑我是傻瓜。但你要领先,就必须在技术、设备上领先保证质量。”

  由于这个行业技术更新很快,“我们很注重研发投入,研发队伍在台湾、大陆、美国都有(统筹在台湾),整个集团研发占投入比例大约为3~4%,2012年1~5月光申请专利认证就花了1000多万新台币。我们一年申请国际认证费用基本上都有3000万新台币,而且这个费用每年还在小涨中。”叶春荣介绍。

  正是因为如此地舍得投入,叶春荣才能总是高高地站在这个行业的顶端。“拼”技术、管理、通路!

  在生产网络布线和电源线产品领域,原材料占总成本的比例很重,大约在80~90%,而其中铜占了70~80%,PVC占10%。”铜和塑料都是国际标准价,你没办法去改变它们的。”叶春荣介绍,“既然这个主要的生产成本无法控制,那我们如何『赢得过』别人呢?所以我们就在达到国际『配方』标准的情况下‘拼’技术,比如你花的成本是20块,而我就能通过‘技术’将成本降至18块,从而赚这个‘技术钱’。”

  “此外,我们就是通过管理赚‘效率钱’。”在当前大陆人力成本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我们每次调工资都是上调20~30%,所以我们两个厂(东莞和无锡)加起来一个月就要『调掉』100万美金。尽管我们的直接人工成本已经占到总成本的4~5%,却依旧很难招到人。”叶春荣表示,“所以我们一直注重优化管理,管理得当便能提高效率,从而抵消一部分高人力成本带来的负担,因此产生效益。”

  除了技术和管理这两个赚钱“妙招”外,叶春荣还早早地从制造商转型成通路商,与众不同地赚起了“通路钱”。”2006年,我在美国买了通路。之后在美国设立了两个公司,一个专门负责批发给大小中卖场,另外一种是B2C,可以直接卖到客户手里的。这两个通路我们2011年开始收获1亿多美金,每年都有成长。”叶春荣表示。现在,叶春荣的“通路建设”越来越好:在美国有了自己的品牌‘PRIMEWIRE&CABLE,USA’,并设有14万平方米的大仓库,此外在德国还有一个负责销售的公司。

  所以在“赚钱有方”的思路下,叶春荣带领着岳丰集团在2011年的销售额高达50几亿新台币,电源线产品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约为22%。

  【进军新领域】

  “我们已进入新领域,如为全世界一个生产机械手臂最大的厂家研发工业线。它的每一条线的功能不一样,现在在帮他们做加工。”叶春荣说,“但我们绝不仅仅满足于加工。我们对于这个机械手臂要用的工业线,已经持续研发了好几年,想做到‘精益求精’:光做线不够,要从线做到整组,也即是把生产出的这种线组装起来,让他们一拿过去就可以用。”据了解,这个机械手臂就是曾在上海世博瑞典馆里展出过的,被称作是瑞典的“国宝”,所以若能在这个领域做到更好,一定会有大突破。

  不仅如此,“还有全球第3大做监视器的,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现在为它研发一种线:这个线跟我们平常见到的连接线不太一样,它要跟监视器连接在一起,以前都没这种产品。”叶春荣说。

  在叶春荣的率领下,岳丰集团一直在“技术上领先于世界”、“质量上追求完善”,因此获得了诸多丰硕的成果。而这一切的获得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想做行业第一,就要不惧牺牲。”

  【东莞台商转型升级的拉幕人】

  “在东莞的台资企业中,转型升级是我最先提出来的。”2007年10月27日他出任东莞台商协会第八届会长,所有人都认为,他也将像前面多任会长那样一帆风顺地完成3年任期。谁知却赶上了东莞台商最艰难的时期。

  东莞台商9成以上都是出口导向型企业。2007年人民币升值将近20%,对于靠赚取微薄加工费生存的台企业来说,就算不亏本也难以继续支撑了。并且,这一年中央政府将出口退税取消——单这一块,就相当于成本增加了15%。更严重的是,国务院出台的新《劳动法》从2008年1月1号开始实施,更导致人工成本大大提升。

  “靠廉价劳工、靠低价竞争、随便做就能赚钱的时代过去了。对很多东莞台商来说,这是致命打击”。同年10月,叶春荣先后三次向东莞市委书记、市长递交报告,呼吁政府协助东莞台商转型升级,并且给出了具体构想。

  而他的提议也正是东莞乃至广东主政者们试图解决的问题。

  东莞台商企业协会获得了与大陆企业一起竞争“6个10亿元”科技专项基金的机会。为鼓励更多台商企业参与转型升级辅导,东莞市政府不仅为台湾产业服务机构提供了联合办公场所,还对接受诊断辅导的企业给予经费补助——初步诊断费用补助80%,深度辅导费用补助50%,单家企业最高资助额可达30万元人民币。

  但如果企业无心,政府再多的政策扶持也难以发挥效果。东莞有6000多家台商,台商协会会员有3000多家,但最开始主动报名参加转型升级辅导的企业寥寥无几。叶春荣先后带队到33个台商集中的镇区宣传、讲解,连续几个月奋战,让台商企业主们了解转型升级的意义和流程。

  2009年到2010年,叶春荣和队友们基本都在这种宣讲中度过。

  不能不承认,有一些企业在政府的呼吁下被动转型,但决心不强、动力不足,最终只是拿到了一点补贴,转型并不成功。

  “对于一家在某个领域里经营了几十年的企业来说,贸然转型风险巨大,在最熟悉的领域都做不好,转型到新领域岂不死得更快?”叶春荣很清楚企业的疑虑。因此,他提出大多台商企业应“转型不转行”——即从100%出口到拿出10%做内销。

  【抱团试水内销】

  在叶春荣的倡议下,2011年5月,向协会会员企业公开募股首期运作资金3亿港币的大麦客商贸有限公司应运而生,共有100多家台商参与,叶春荣责无旁贷出任董事长。大麦客的定位是,尽可能以最低价格为会员提供高质量的商品。这成为东莞台商企业抱团打开内地市场的重要平台。

  当然,这种转型漫长而艰辛。相当一部分企业在转型升级中付出了时间、金钱、人力、物力成本,却还没有太大的回报。大麦客至今也还没有盈利。

  东莞市政府对此非常清楚,原计划给企业转型升级的辅导期只有3年,2013年到期后,又展延到2015年。

  (选自《追求卓越——大陆台资企业行业楷模》出版时间2015年3月)

[责任编辑:雍紫薇]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