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薛颖穜:背水一战 重拾创业梦

2017年11月10日 10:40:00来源:《台商》杂志出版社

  十几年前,薛颖穜就有机会和一个动画师一同前往大陆一闯天下,但家事、琐事的牵绊让他未能成行。而今那个动画师已有所成就,凯旋而归,留在台湾的薛颖穜却因创业、婚姻的失败面临截然不同的命运。

  不顾朋友的劝说,拎着一个箱子,薛颖穜跨过了海峡,他想在这片更广阔的土地上再次寻梦、续梦,这次或许是为弥补以前的遗憾,或许是为了不屈服于命运而背水一战。“我长得还算年轻,才44 岁,我在这里就是要先赚到第一桶金,接下来计划买套房子。”讲到这里,薛颖穜腼腆的笑容透出几分坚定。

  走出去再创业

  2016年底,松山湖形象宣传片在松山湖的多个景点开拍了,演员们以快闪的形式出现在松山湖的各个景点。对于旁观者而言,这是一部台湾人导演的宣传片,充满新奇的创意角度、浓郁的台湾风;对薛颖穜来说却是他大陆寻梦的“敲门砖”,是他迈出重新开始的第一步。

  “我以前是做动画师,画动画。”在智慧手机没有崛起的年代,移动互联网不发达,PC 端独领风骚,铺天盖地的网络广告中,Flash 动画最为广泛被应用,薛颖穜就是从此起步的。随着智慧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日益发展,Flash 动画开始显现弊端——无法支持手机端,“Flash 还有一个缺点是,很多范本,抄袭现象严重。”

  薛颖穜看出微电影、宣传片等影视视频可支持的播放平台广,此外这一行业考验的是个人的基本功和灵感创意,相对难以取代,市场潜力巨大。“拍影片的创意和内容可以你高度掌握,单纯就是讲故事。”

  薛颖穜开始向影视转型,对他来说,动画师的专业要动画画面和编剧兼顾,这和导演一个片子是一样的,只是表达工具和载体不同。动画师的身份也让他在这新的领域中更具优势。“有些导演和摄影师是不会画分镜,无法表达画面美感。我本身有动画的基础,所以我在编剧的时候已经有意识去分镜,更能具体掌握。”

  这一行一待就是十几年,薛颖穜在这一圈子也算得上是“老人”了,然而本该在这一领域里面开始生长的他,却抛下了既有的一切资源,在朋友们疑惑不解的眼光中跨过海峡来到东莞。“在台湾就业是没有问题的,很多做媒体的人不太希望跨越他们的圈子,因为他要重新适应这个圈子,重新建造资源要花相当多的时间,所以他们不太愿意跨出这一步。台湾本来就很竞争,再来大陆重新整合资源,压力更大。”

  “想捞海里的鱼”

  薛颖穜在台湾也是一直在创业,有过自己的团队,他开过婚纱店,后来赔钱,在婚姻上面也受到挫折;已经44 岁的他对大陆的创业环境和传媒市场经过长期观察,决定背水一战。“还好我长得蛮年轻的。”薛颖穜自己都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包含些许无奈,“我来这边考虑很多,想了很多,包括我的竞争力,我就只有这一次机会。”

  薛颖穜的眼里,台湾的市场就像湖,大陆则像一片海,“来这边能否捕到鱼可能不一定,可是至少它很多鱼,让你充满希望。”在互联网高度发达与同步的环境下,视频的质量并不限于地域环境,薛颖穜坦言,大陆市场规格很大,但是并不代表质量可以降低,客户很容易通过互联网对视频质量有清晰的对比和判断,

  “做的不好不会有人要的,这才是基本条件。这边受众面广,需求量大,是很好的机会。”

  背井离乡寻找机会,对于薛颖穜来说,只是把台湾的创业延续到了大陆。大陆的创业路并不比台湾好走,薛颖穜到大陆的一些城市走了一遭,经过一番考察和探索,他发现大陆的市场竞争比预料中的更加激烈,势单力薄的他采取了一个稳妥的策略——先求存。

  求存为上

  薛颖穜走过大陆许多城市,探访一些朋友,发现他们的创业路甚为艰辛。他去探访北京创业的朋友,一个朋友在北京奋斗了好些年,种种缘故甚至至今没能注册公司。相比之下,薛颖穜是幸运的。经过台商协会朋友的介绍,薛颖穜找到了东莞松山湖青创基地,在此之前,他四处奔波,考察过不同省市不同特色的创业孵化器,经过一番对比,发现最吸引他的是松山湖,这里能让他快速落地。

  创业的路是艰辛的,从注册公司等公司事务到解决个人住宿的个人事务,给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带来了重重困难。2015 年初,东莞松山湖(生态园)着手启动引进台湾青年创业计划,成为全国13 个“海峡两岸青年创业基地”之一。这里提供的条件对于只身前来闯天下的薛颖穜而言,可称得上是如鱼得水。场地办公、管理顾问、技术支持、创投融资、市场咨询、产业化等一条龙孵化服务,还免费提供“拎包入住”的创客公寓,解决了薛颖穜担心的问题:能不能落地,能不能先生存下来?创业初期困难重重,创业路上很细节的东西往往会放大许多倍,“台湾人注册公司比较麻烦,而且税务上大陆与台湾有所区别,我不懂这些;但是松山湖这边配套一些东西很完善,一下子就搞定了。”寂寞对于创业者而言,也是绕不过的一个难关,在这里薛颖穜找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至少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可以互相吐槽、鼓励,而且大家作为创业伙伴可以彼此共享资源、介绍人脉。”

  移动的公司

  创业要“敢”更要“想”,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薛颖穜心中已经有了策略。“找一个当地的强力支持伙伴,需要媒体配合,我执行内容的部分。第一个就是把案子接到,落实下去,第二就是打开知名度,透过介绍,赚第一桶金,才有实力进行下一步。”

  薛颖穜手头已经有松山湖青创基地和另外两家企业的形象宣传片,他预计一年内能拿到第一桶金,在他看来,第一桶金取决于自身的实力和对当地市场的熟悉程度。

  “不能按照台湾的思维在大陆闯,我必须了解这个地方。”融入当地,成为薛颖穜的当务之急,他不断寻求加入一些商会组织,结识当地的朋友的机会。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薛颖穜对自己的优劣势进行了一个评估和认识,对行业中的自己进行了清晰的定位。一般导演的头衔简称会把姓和导演的“导”字组合,比如张导、李导等,薛颖穜却为自己取了个“痛导”的Title,经过多年的浸淫,薛颖穜发现自己擅长于抓住客户的痛点,快速地解决客户的疑惑。

  “这一行有一个困难就是很难控制工作时间和成本,一个脚本我想两个礼拜或者想一天,结果都类似一样的,不能说两个礼拜想出的东西比一天想的好。”一个团队里面,众多想法难以掌控,薛颖穜就自己写脚本自己整合了一套微型化规格完整的摄影棚,提高掌控力度。

  他总结了一下,目前条件下一个人一个拉杆箱,虽然里面的设备是一个微型公司的规格,但排场上的不足难免遭到客户的对其实力的怀疑;而优势是东莞的众多中小企业中,在这一块的预算有限,并且对广告领域的成本和回报毫无头绪,而薛颖穜在价格上和内容快速产出上能够迅速解决用户痛点。

  “我移动性强,迅速产出,还有一个就是与客户沟通,而通

  常客户在对作品上的不同理解是很多传媒公司难以应付的。”

  做伙去打拼

  “其实主要还是要起步。”薛颖穜认为东莞中小企业众多,市场相对较大,并且台商聚集,易于沟通交流。薛颖穜目前在与创业伙伴洛克斯一起合作,两人成立了“梦行悟空”,洛克斯写了一本书,薛颖穜打算拍成影片参加欧洲的影展,以此打开知名度。“也计划想去拍摄一些大型的片子,但还是挺遥远的。”

  经过多年摸爬滚打,薛颖穜逐渐在沉淀,如何脚踏实地是他一直在琢磨的,“以前我在台湾也得到过天使资金,创业初拿到快钱不见得是好事,你可能会很快去扩充公司。但是相反的,你应该先拿到一些固定案源之后,再扩充公司;如果有了钱就马上扩充公司的话,由于你没有积累一定的管理能力,现在管理难度又这么高,马上扩充公司就是一个灾难。”

  除了赚到第一桶金,薛颖穜另一个计划是买一套房子,想在东莞扎根,这是他背水一战、梦想重新开始起飞的地方。薛颖穜更想以自己的不懈努力,给在台湾朋友带去一个惊喜,他希望回台湾能看到他们惊喜的眼神,听到他们惊讶的声音:“你创业活下来了,而且做得还不错!”

    (选自《筑梦东莞——20位台湾青年就业创业故事》出版时间2017年7月) 

[责任编辑:孙伊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