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黄御萌:根植法律土壤 成就自身价值

2017年11月01日 14:47:00来源:《台商》杂志出版社

  在台湾青年大陆创业、就业的浪潮中,他们凭借各自的资源和本领在各个领域生根开花,有做工厂的、有做文创的、有做金融的、有做服务业的。而笔者有幸见到的一位台青,他所在的行业在台商群体中还真不多见。2008年,大陆开放港澳台学生大陆律师职业资格考试。黄御萌,得益于这一政策,2014年考取了大陆律师执照,成为台商群体当中为数不多的律师。

  东莞,作为大陆台商聚集最密集的城市,也是黄御萌父辈打拚的地方,怀抱着理想,他将目光投向了这里。谦虚、热心、学霸,是黄御萌身上闪闪发光的标签和光环。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的他,攻下清华大学的硕士学位,也拿到了令大陆考生都望而却步的律师执照;作为台商二代却并不甘于接受父辈的家业,转而投身自己的专业,欲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为台商服务,也为成就自己。

  学霸

  家乡在台南,地方不大却幽美的环境或许养育出黄御萌温和的性格。早年父母来到大陆创业,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还在读高一的他辗转到上海复旦大学附中就读,学霸型的他顺利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

  学生时代的黄御萌也会到父亲的工厂帮忙,从底层的机械工到管理层,黄御萌一直都在观察和思考。他发现老一辈的台商在遇到法律方面的问题时习惯于避开法律,而以托关系等人治的思维方式去处理,随着大陆法制不断完善,这一方式开始暴露出缺陷,让台商损失惨重,有苦说不出。这让原本想选择管理学的他,改变了主意,转攻法律专业,掌握法制的精髓。

  2012年,拿到清华大学硕士学位后,原本打算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打拼的黄御萌因为需要回台湾服兵役不得不改变计划。服完兵役后,黄御萌仅花了几个月时间闭门苦读,就一举拿下了大陆律师执照,由此开始了他的律师职业生涯。刚出道不久,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东莞分所刚好落地,有着台湾背景的黄御萌也被盈科看中,一拍即合,黄御萌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其中,担任盈科涉外部台湾中心主任一职。和所有来大陆的台湾年轻人一样,黄御萌对这个行业本身进行了评估和观察。“律师事务所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自负盈亏的,首先选择一个律师事务所,缴纳一些管理费,所里有一些公共案源。此外,自己也要跑自己的案源,负担和收入比较高,但是工作各方面要兼顾和平衡好。”

  还有一种模式是公司运作模式,作为公司里的一个环节,专职负责律师工作流程中的其中一项,发固定薪水。黄御萌觉得,上下班的模式并不适合他,他想亲自去接触台商,为他们提供法律上的服务,于是他选择了前一种虽有风险,但自主性较高的自负盈亏模式。

  推广

  学生时代的黄御萌经常被父母带着出入台商聚会的各种场合,这也为他日后积累人脉资源打下了一定的基础。201611月,1985年次的黄御萌接过东莞台协高埗分会会长重任,笔者惊讶于他如此年轻就担任会长,黄御萌却轻松又谦虚地一笑:“大家都觉得我专业能帮助他们,也肯奉献。”学霸型的黄御萌显得格外的接地气,利用高埗分会会长的身份,他开始摸底台商在东莞的法律事务市场和环境,也通过出席各种活动去打造自身口碑。“与人熟识后,一开始优惠、免费服务,比如写个东西等比较简单的项目就免费,比较低的身段也更能获得认可。”

  黄御萌看来,自己这也算是一种创业,只是行业与模式不同。他认为,想要更好地推广自己只有靠勤于深耕细作。黄御萌善于观察,他在召集会员开会时发现,台协内涉及法律问题比较突出的实际上是在各分会的会员企业中。于是黄御萌精准定位,不好高骛远,他定期一个区一个区去走访底下的各个中小企业,了解他们的问题,与之交心,通常有不小的收获。

  高埗分会有24家会员,这里的会员都是从事制造业,黄御萌在这里就发现了许多的问题:“早期很多公司在章程上不是那么规范,比如最简单的,劳动合同没有签订,或者货款纠纷,或者土地方面的问题;此外东莞很多企业的土地是租用的,没有办法扩大,在被征用时也遇到不少问题,我们就寻求法律或者更多途径去帮助他们。”

  问题

  台商在大陆发展的二三十年间,中国大陆的法制建设也不断推进和完善。黄御萌发现,台商在遇到旧的问题时,用旧的办法去解决很有可能碰一鼻子灰。台商在生产运营的过程中碰到的常见问题在于劳务纠纷、拖欠货款纠纷、股权纠纷等。

  在劳务纠纷的问题上,黄御萌谈到,大陆的劳动法倾向于保护劳工,如果劳工本身出现问题,那么用人企业如果没能很好的规划一个员工从入职到离职的整个流程,那么就会很被动,“比如员工刚入职签基本劳动合同时,应该要求入职者出具前面公司的离职证明,这个蛮重要的。如果没有离职证明他有可能兼职两份工,或者他在前一份工作中可能品行问题有污点。有很多细节、很多问题企业没办法预先了解,就要懂得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

  另一个常见的是拖欠货款纠纷的问题。在台资电子厂合作的圈子中,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有些货款通过月结方式交易。这意味着上游交货后,要几个月之后才能拿到钱。“跟大厂做生意可能达到180天月结。首先上游企业得有个强大的资金后盾,不然公司会资金运转不过来。如果180天内,上下游或者供货商资金链断裂,那就出大问题了,所以很多台商不得不走上诉讼的漫长道路。不过,我还是会选择先劝导双方坐下来协商一下,避免以后纠纷传遍整个圈子,会影响双方信誉。”

  台资企业在大陆作为外资,欲以内资的方式经营,有些会选择与大陆本土人合作,于是会出现实际投资人是台湾人,而股东却是大陆人的情况,如此一来很容易会出现整个公司被吞掉的风险,对此黄御萌建议:“公司重新注册或者重整一下,或者做一些代持股协议、股权分配协议,大家坐下来协商一致并落实在纸面上,今后会比较有保障。”

  借势

  “以前讲人治,现在讲法治,只要大家合理合法去做,我就可以帮助到他们更好地走向市场化、商业化。”黄御萌的规划是未来35年内把台商的市场,包括企业的情况整合起来,为他们建设一个完善的成长体系。

  作为台湾背景的律师,黄御萌坦言遇到不少局限性的问题:大陆的政策开放台湾的律师事务所与大陆公司合营,也允许有台湾律师执照的律师前来做非诉工作,但是台湾背景持有大陆律师执照的律师,无法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只能负责民事方面的,含婚姻继承、商业方面的诉讼,“或者只能找本土律师一起合办案子。”

  这也是黄御萌加入盈科的原因之一。他认为台湾背景受到的限制也不妨碍自己在这一行业继续深耕的决心,他看清自己的优势在于台湾背景,借力于这一平台,容易获得台商的认可,从而推广出去。

  此外,在他看来,盈科品牌化、规模化、可提供全球化的服务的优势,是地方性的律师事务所难以企及的。在中国大陆大力谋划的“一带一路”规划中,台商也积极寻找机会参与其中,这时盈科遍布海内外分所的优势就会凸显出来。“如果是地方性的律师事务所,要去外地跑案子,很容易水土不服,因为他不了解当地的一些比较具体的法律政策,此外也很难借助当地的资源。”

  除了借助平台和资源,黄御萌认为不断加强学习才能让自己更有力量去提供服务。作为新出道的律师,要面对客户群不稳定、个人品牌不够响亮、经验不足等问题。“在盈科,我们会抽时间去学习,每个人都会拿出自己的案例去交流和分享,这是比较快的成长方式。这个行业没有沉下心做几年,根本无法取得大的质变。行内有句话,如果要完全独立要3~5年。”

  未来

  随着大陆法制建设不断完善,台商由当初合同、用工、股权之类的法律问题都不清晰的情况,到现在想要持股、上市,顺应时代潮流,让企业健康发展永续经营。面对新的法律环境,如何构建健全的公司制度,成为台商企业无法回避的问题。黄御萌认为,大陆的经济建设、法制建设进步非常快,这对想做实事的人来说是很好的机会,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加公平的发展环境。当今社会,老一套托关系讲人情的办法已经越来越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了。

  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也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台湾年轻人来到大陆创业就业,黄御萌认为,要先规划好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我非常赞同先就业再创业,因为不了解市场行情,创业很难成功。”

  黄御萌坦言,目前自己还没有独立出来创业的想法,如果出来创业,会把懂得两岸法律的志同道合的人召集起来。“现在有个很好的背景是,两岸经济交流活络,两岸法律上的判决与执行越来越紧密,我们拥有的优势是熟悉了解两岸的法律,这个市场只有很少人能做,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选自《筑梦东莞——20位台湾青年就业创业故事》出版时间2017年7月)

[责任编辑:孙伊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