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黄呈巨:不空谈 以实干践行理想

2017年10月31日 09:54:00来源:《台商》杂志出版社

  一张长方形的工作台、一块块纹理规则的牛皮、各式的裁皮工具……这是黄呈巨几乎每天都要亲密接触的几件物品。

  “从我记事起,就看着父亲手中的齿轮一个个被安起来,深知制造业非常辛苦。”黄呈巨的父亲从事的机械行业,是台湾首家航天认证的齿轮制造商。“每个东西都是耗时耗力,是一点点做起来的,由每个细节堆积出来的。”

  核心价值 永续传承

  黄呈巨在台南成功大学念书,主攻工业管理专业。黄呈巨作为长子,被父亲寄予厚望,父亲希望他学好专业本领,将来接手管理继承家族企业,奈何黄呈巨对机械并不擅长。“我对机械的东西不感兴趣,或者说我对工业管理所学不精。”黄呈巨笑称。后来,黄呈巨来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学习投资分析,原想着玩纯碎的数字游戏走钱生钱的快捷方式,但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骨子里不喜欢这里的氛围。那时候的黄呈巨觉得,和同学朋友们在一起,像是走进一个很虚伪的小说世界,每个人都西装革履,喝着咖啡翘着脚,坐在一起悠闲地讨论着某某公司的经营投入、产出、盈利、亏损……眼前的这一幕场景,和黄呈巨儿时记忆中制造业的困苦艰辛形成了强烈对比。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放弃走快捷方式这个念头。“我当时感觉从他们嘴巴里讲出来的,那么云淡风轻;而制造业中蕴含着的巨大艰辛和奋斗历程则被忽视了。”黄呈巨说道。

  黄呈巨的父亲和叔叔早年来到大陆东莞投资,被投资的公司主要经营男士用品,包括钱包、生产衣服、领子等。2007年,黄呈巨父亲投资的公司在经营者管理下出现严重的亏损,公司把股份抛售完后,父亲便建议黄呈巨的同胞弟弟将该公司的工厂收购起来。黄呈巨和家人们面对当地政府政策、旧公司员工、供应商还债、应收账款等一系列问题,收购后的公司犹如一个空壳。“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工厂接下来该如何经营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黄呈巨说道。

  恰逢在美国念书期间,黄呈巨认识了几位得克萨斯州(下面简称“德州”)的朋友在做小工皮具。对设计颇有兴趣的黄呈巨看到一些契机,经过两兄弟的商量,决定将收购的工厂转为生产皮革皮具的车间,并于2008年正式成立斯达文星皮具有限公司。那年,工厂转型生产皮革皮具车间后,黄呈巨在机缘巧合下接触到了一些皮件作品。

  “我们最开始做皮件是和独立设计师进行合作,所以在品牌设计方面要求比较高。目前主要合作的是德国、意大利、挪威、瑞典、法国、美国德州一带主流客人。”黄呈巨说。后来弟弟去德国留学,工厂便在黄呈巨带领下经营。

  小众设计 进军国内市场

  黄呈巨说自己从小喜欢画画。当时黄呈巨的叔叔经营的五金配件事业走到谷底需要重新建立起来,正值找合作商之际,便找来黄呈巨商量,把五金事业交给他们年轻一辈进行整顿,五金设计这方面由他们来做。

  “设计师朋友们每次都要一两个星期进行一次设计。”在这种合作中,黄呈巨慢慢找到了设计的乐趣,正是这种乐趣激发起黄呈巨创业的热情。在与设计师的合作中,黄呈巨发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设计品牌,其中一些品牌有很好的设计,因为产品的生产数量不大,没有制造商愿意帮设计师开发。看到这样的市场,他毅然决定为设计师们提供一个平台,在生产皮件上不论数量多少,斯达文星都要来者不拒。

  黄呈巨认为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损失,“因为我没有包袱要跟大品牌大企业合作,我需要的是和年轻人一起合作并参与设计,走我们自己的路。”

  黄呈巨给客户提供从设计、开发到制作的一条龙服务,主要从生皮的挑选、皮革的鞣染、皮件的设计到五金的挑选,对每一个细节进行严格把关。黄呈巨表示,与斯达文星合作的国外设计师大概有50位,斯达文星通过和国外小众设计师的合作而获益。“我们与合作过的设计师之间建立起来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比较扎实。设计师们也会融合在一起,互相交流创意和理念。”黄呈巨说。

  另外,与斯达文星合作的还有一些生产牛仔裤的国外品牌,在他们的产品上市后,该品牌需要的背包、皮带等配件都由斯达文星来制作。“常常是一季度推出一个主题,我们的团队们在消化主题后,帮合作品牌进行搭配。”

  最后,是与德州的合作。提起德州,最让人耳熟能详的便要数牛仔了,牛仔文化源远流长,深入到骨子里。“在文化风格特别强烈的牛仔风格产品中,斯达文星制造出来的可以算是全中国大陆的NO.1”。黄呈巨自信地说道。

  “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知名度没有那么大的、小众而美的设计师品牌。”这知名度,指的是在大陆的知名度;这个小众,指的也是相对于大众市场、大众品牌而言的小众,所以对公司而言,在品牌设计方面要求比较高,这也是黄呈巨一直努力的地方。交谈中,黄呈巨还向我们展示了斯达文星在台湾主推的一款女士皮革手袋,也叫做“闺蜜包”,灵活多变型的组合,有24个金属可以换,有罗马、佛洛兰斯等不同的风格。

  力求普及 小量自动化的生产设备

  在20世纪后半期,整个制造业进入了一个市场需求多样化的新阶段,制造行业这个领域的生产难点在不断地上升。黄呈巨认为过去传统制造产业比较粗放,而这几年经营慢慢开始出现阻碍。对比3年前和现在,“我突然觉得20岁念的工业管理的灵感又回来了!”

  黄呈巨重拾工业理念并不断演进和发扬,他采用了“丰田管理模式”TPS(Toyota Production System)并坚持在公司推行了3年,作为管理中的精髓,TPS的应用使大规模订制模式下的产品开发和生产成为现实,很多问题便迎刃而解。

  “3年前和现在比较有着很大的差异,这里面的具体细节相当复杂。”3年来黄呈巨不断进行制程和工艺的改善,并引进自动化程度更高的新设备。

  要实现小量自动化,首要的是实现独一无二的、生产性方面的合理化。目前黄呈巨正在与专业技术团队密切合作,希望通过转型升级打造出小量自动化的生产设备。对于普及自己生产车间自动化设备这个计划,黄呈巨十分重视:“这可以提升技术含量,加高进入门坎,让别人无法复制。我们可以循序渐进,从半自动化开始到小量自动化,逐步实现生产线的合理化,不断提高生产设备的效率和效益。”

  精简生产 提升团队的储备能量

  经营一家企业会要经历多重考验和挑战,黄呈巨也不例外。曾经有一个品牌在大陆找到了市场后,想在皮革领域上找到合作伙伴,便找到了黄呈巨。随着该品牌的不断壮大,他们开始甩开斯达文星,组建自己的团队。“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发生,这对斯达文星也是一种鞭策。制造业需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和独特优势,不能永远为人做嫁衣。”黄呈巨感慨。

  除了企业定位,人力成本上涨,以及市场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也给制造业提出了新课题,即如何更有效地组织多品种、小批量生产,否则,生产过剩所带来的只是设备、人员、库存费用等一系列的浪费,从而影响到企业的竞争力乃至生存。

  从2015年12月到2017年,斯达文星的员工由原来的660个人裁减至460个人,但个人产出不但没减少,反而还在增加。

  “2014年至2017年这3年,我们在不断提升自动化水平,慢慢精简我们公司的人员,提高制造效率。”黄呈巨说道,他时刻提醒自己在成本上找一条制造业的突围之路。

  当下,黄呈巨正在努力培养自己的设计团队,并在台湾成立了电商的工作室,招募设计人才。在黄呈巨的规划里,电商市场从台湾开始试水,下一站是日本,最终目标是大陆。“先专注小市场,我们暂时承担不了大市场的风险。先把国外的市场想好了再来做本土的。如果在台湾或是日本能一点点成绩的话,那就会为开拓大陆市场打好基础。”

  纵观当今大陆市场,潜力和规模都十分巨大,所需的团队储备能量也要够大。黄呈巨的最终目的就是瞬息万变的大市场,实现小量生产的自动化,从而进军大陆市场。

  理想者不空谈

  作为一个创业者,黄呈巨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创业心得:“创意源于热情,精致来自人文,诚信传递价值。”正是这简单的三句话,黄呈巨铭记于心,一直坚持走自己的路。

  “一个人想做点事业,得走自己的路。要开创新路子,最关键的是你敢不敢自己跳出目前的状态。”黄呈巨认为现今时代台湾青年创业,不仅要有过人的创意,还要不空谈理想。

  黄呈巨认为,成就一件大事,需要的是踏踏实实的做,不是人云亦云或明天要怎样做,而是现在去做,并把它完成好。实干是人的一种高贵质量,对一个人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想好的事就应该去做,去接受现实的检验,成就成功的人生。”黄呈巨非常欢迎来大陆发展的台湾青年,他的团队也很需要这些年轻人的加入。“如果他有一点开创性,比较有创业精神,那么像我这种传统产业特别需要。”

  黄呈巨,一个不空谈理想的实干家,仍在以实际行动,踏实践行着务实的创业理念。

  (选自《筑梦东莞——20位台湾青年就业创业故事》出版时间2017年7月)

  

[责任编辑:孙伊静]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